天安門檔案項目

1989年中國各界、體制內外人士數百萬人走向街頭,佔據天安門廣場,紀念胡耀邦,反官倒,要求政治改革和民主自由, 但以鄧小平為頭子的中共死硬派下令鎮壓,調動20多萬軍隊,在6月3日晚和4日凌晨實施清場行動,殺害了成百上千的手無寸鐵的無辜市民和學生, 改變了中共與人民的本質關係,也改變了中國發展的歷史軌跡。

迄今為止,64傷亡人數和相關文件仍然被中共作為核心機密封存,中共通過防火牆和其他信息控制手段全面封殺64屠城信息,讓人民集體失憶來維護其一黨專政。解開「六四」的死結是中國社會民主轉型,走向政治文明的關鍵,然而六四問題的解決取决于两个前提:公民对六四屠殺真相的自由获得以及公民对六四评价的自由表达。在政治高壓下的專制中國,這兩個自由長期被死死箝制。中國的整體政治變革不能指望當政集團的主動意願,六四問題的解決亦然。

三十年來,89民運的參與者、當年的記者、六四屠殺的目擊者、當時的黨內高官甚至戒嚴部隊的官兵都從不同的角度通過不同的途徑向世人提供了他們所知的真相,我們認為對這些圖片、錄像、文字資料進行系統整理進而挖掘更多的真相資料對於未來解決六四問題和實現相關聯的轉型正義十分關鍵,並可以確保這一悲劇性的歷史事件,不會因中共當局的長期打壓下被遺忘甚至湮滅,使這一對世界歷史進程產生重大影響的事件以及中國人為此所作出的貢獻和犧牲為世界永遠記住。 ...

有鑑於此,公民力量啟動天安門檔案項目,在長期研究1989民運歷史的專家以及當時記者和其他參與者的幫助下正式按專業檔案標準開發了這一檔案平台,收集、整理展示各方資訊、資料、口述歷史等,盡可能收集到親歷者的影像,聲音、視頻資料。我們還擬將整理完畢的檔案提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作為世界文獻遺產納入世界記憶名錄,妥善保存和傳播真相、并服務于未來轉型正義和法律程序。

勿忘六四,結束專制!

聯合國六四申遺

I.概述

解開「六四」的死結是中國走向政治文明的必要條件之一,然而六四問題的解決取决于两个前提:公民对六四屠殺真相的自由获得以及公民对六四评价的自由表达。在政治高壓下的專制中國,這兩個自由長期被死死箝制。中國的整體政治變革不能指望當政集團的主動意願,六四問題的解決亦然。

所幸民間一直在行動。二十七年來,89民運的參與者、當年的記者、六四屠殺的目擊者、當時的黨內高官甚至戒嚴部隊的官兵都從不同的角度通過不同的途徑向世人提供了他們所知的真相,我們認為對這些圖片、錄像、文字資料進行系統整理進而挖掘更多的真相資料對於未來解決六四問題和實現相關聯的轉型正義十分關鍵,而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將六四屠殺列入世界記憶名錄並對相關文獻遺產進行保護將是促進這項工作的最好方式,並且,如六四這般對世界歷史進程產生重大影響的事件以及中國人為此所作出的貢獻和犧牲也應該被世界永遠記住。

為達到這一目標,本網站建立的六四檔案將正式提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作為世界文獻遺產納入世界記憶名錄,妥善保存和傳播真相、并服務于未來轉型正義和法律程序。 ...

II.背景

上個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初是一場共產主義世界崩潰的狂潮,蘇聯、東歐等國家的共產黨政權在短短幾年間紛紛土崩瓦解,並且幾乎沒有哪個共產國家在變革中出現大規模流血犧牲事件,皆以和平過渡告終。

在這場浩浩蕩蕩的世界潮流里,自然少不了中國共產黨的身影。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了所謂「改革開放」的路線,放棄原有的史達林模式,逐步開放市場經濟,允許私有經濟在一定框架內發展…… 這著實蒙蔽了世上善良人們的雙眼,多少與共產主義政權戰鬥畢生的正義之士,紛紛認為中國大陸的共產主義政權已經和平過渡,那個製造幾千萬餓殍和冤魂的中國共產黨已經成為歷史,中國大陸已開始逐步由叢林泥淖走入普世價值,於是善良的人們相信共產主義幽靈已經遠離這個東方古國,甚至從海外和海峽對岸向中共伸出了橄欖枝。

然而,一九八九年那個不平靜的夏天,北京,天安門廣場,如惡魔咆哮般的槍聲與碾過血肉之軀的履帶隆隆聲,打破了所有人的幻想。知識分子及社會各階層民眾對民主、自由的訴求,換來的竟然是一場血雨腥風。

八九六四之後的中國大陸,有識之士均緘口不談政治,社會經濟表面看似繁榮,人人「悶聲發大財」,實則仍然是煉獄一般景象。建立在低人權優勢及殺雞取卵式建設之上的經濟發展,以致國富民窮,生民飽嘗倒懸之苦,民生有如累卵之危。中共利用各種手段巧取豪奪攫取財富,供其無度揮霍。對外使用金援外交獲取國際地位,對內則殘酷維穩。其司法及教育等亦使社會道德日復一日突破人類底線。

「八九六四」在中國大陸已經成為敏感詞的代表,多數國人談六四而色變,二十六年來每年民間人士自發舉行的紀念活動,均為中共當局所打壓、迫害。如今年輕一代中國人基本上不知道六四事件,而年長者則諱莫如深。

中國的古聖先賢曾云: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其行如此,其言何以取信于世界?八九六四事件有必要讓世人記住的意義在於:中國共產黨語「改革」之言,卻行「屠殺」之實,其言不可信,其「改革」亦為其長遠私利而非天下之公義。「改革開放」、「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過是共產幽靈借尸還魂繼續禍害中華大地的漂亮外殼。世人需認清中國共產黨的反人類本質,勿要繼續被其甜言蜜語所欺騙。

而這場共產主義和平瓦解的世界潮流中的流血續命,也是人類歷史長卷上一滴刺眼的血污,需長存于記憶中,以警後人。

III.專案目標

世界記憶遺產又稱世界記憶工程或世界檔案遺產,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于1992年啟動的一個文獻保護項目。其目的是對世界範圍內正在逐漸老化、損毀、消失的文獻記錄,通過國際合作與使用最佳技術手段進行搶救,從而使人類的記憶更加完整。

六四申遺項目將六四事件各方資訊、資料、口述歷史進行歸集整理,不惜耗數年甚或數十年時間之力以文獻形式向世界記憶工程國際諮詢委員會申報,以求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可,正式列入《世界記憶名錄》,以確保這一紀錄中共罪惡的歷史事件,能夠在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一形式的保護下,讓世界各地人們能夠從聯合國公允的渠道獲得權威資料,從而對這段歷史有一個公允的評價;以確保這一悲劇性的歷史事件,不會因中共當局的長期打壓下被遺忘甚至湮滅,特別是目前中共背景的企業慾出資收購Corbis圖庫公司,極可能導致大量相關資料被封存或被銷毀;以確保這一代人的記憶,在親歷者尚存於世的時候,盡可能收集到親歷者的影像,聲音、視頻資料,不讓這段歷史湮沒在忘卻之中。

IV.項目活動

六四申遺對專業性要求很高。我們的工作大致可分為:文獻收集整理、外交遊說和宣傳。

文獻收集整理

這是整個六四申遺的基礎建築、重中之重。該工作兵分三路:

瞭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帶隊文獻的具體要求、規範等;

為收集整理資料作技術準備如建立網站,同時搭建進行具體文獻整理工作的年輕隊伍;

在中國(重點:北京)和海外歸集和整理文獻

B.外交工作:完全掌握申遺程序細節、討論和列出遊說教科文組織的策略和工作程序,並展開遊說

C.宣傳造勢:建立網站、媒體造勢等,以利於文獻蒐集和外交遊說的便利。

其中,A.3 在中國和海外的文獻歸集整理分兩部分進行:

一、現存資料部分(包括實物):

1. 於中國大陸境內檔案館、文獻館搜尋1989年大陸媒體對此事件的新聞報道及中共當局下發的各種所謂「平息反革命暴亂」文件;

2. 於境外媒體搜集當年對六四事件的新聞報道;

3.於境內境外媒體包括自媒體搜集歷年來參與者的回憶文字,以及大陸民間自發紀念六四活動遭中共當局打壓、迫害的相關資訊;

4.於境外媒體搜集歷年來海外及港澳台民眾所組織的紀念六四活動相關資訊;

5. 蒐集現場圖片和視頻;

6. 徵集各種相關實物。

二、口述歷史部分:

1.六四事件參與者、受傷或身陷囹圄者、以及死難者家屬和朋友對六四事件的回憶;

2.北京市普通民眾對六四事件的絕食、戒嚴、軍車進京、天安門廣場慘狀等的回憶;

3、願意說出真相的當年戒嚴部隊軍人的回憶;等等。

口述歷史在大陸和海外分組採編,形式可視當事人意願選擇筆錄、錄音、錄像。

V.評估計畫

我們蒐集到的所有文獻均是可見可衡量的,並將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規範嚴格整理,確保搜集到的各種文獻、數字媒介資料的完整性、全方位性、立體性,各方咨詢可以相互佐證,能夠真實向世人還原那場屠殺的歷史原貌,將其牢牢釘入人類的記憶中。
捐款
Goddess Of Democracy
Tank Columns
Foreigner Comforts Injured
Tank Man
©copyright 天安门档案